MS Lonely

一个脑洞求大大们带走……
(-ι_- )不会写文,只有脑洞……
玩平安京看到式神黑童子的传记里的一句“白童子……唯独你,唯独你是我不能失去的。”很有感触。觉得很像吏青(?)
一对黑白童子,恰好灵摆里有吏青变身黑白无常的一幕……
_(¦3」∠)_应该还蛮搭的……吧?

第四章 期盼

更新啦更新啦!阿金走了什么时候再回来啊

江南烟胧雨:

#这里全是白牡丹的戏啦~~~
#也算是一个微弱的转折
#就是有点儿瘦…

第二天,轮值的下人发现阿金不见了,去问账房先生,账房先生也不知,阿金就这样消失了。

消息传到白牡丹耳边,已经是阿金消失的第三天了,白牡丹很希望那个少年是赌气,过两天自己气消了就回来了。

然而这只是希望,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阿金都没有回来,白牡丹心焦,外面并不太平,军阀割据,战乱四起,是个吃人的世道。阿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,出去活不了多久。

白牡丹就在担忧中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很想出去找那个关心他帮助他的小少年,可是他根本就出不去,宋老爷看得极紧。

没有了阿金,白牡丹的日子似乎更难过了,以前有那个快乐的小少年陪他说说话,他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。

现在,他任有盼头,他盼着阿金回来。

虽然日子过得很难堪,很痛苦,丧失尊严,忍受侮辱。但是时间就是这样,不会因为快乐就过得慢一点儿,也不会因为痛苦,就快一点儿。就是这样活着活着,忍着,忍着。

心里还有期盼,而希望是一种力量,支撑着白牡丹过着绝望的每一天。最难堪地那一刻,闭上眼睛,默默祷告,希望那个少年平安,不要如他般不幸。

第二章 初见

更新啦更新啦🎉

江南烟胧雨:

庭院里熙熙攘攘的,有帮忙摆桌子椅子的吓人,也有来看热闹的佣人。等一切准备好了,老爷太太们纷纷落座,还有一些尊贵的客人,落了个视角最好的位置,里三层外三成的,阿金连个落脚地都没有。
只听下人们议论,这白牡丹可是个名角儿,往常还请不到,也得亏宋家大老爷有权有势,让我们这群下人也能长长见识。
随着一阵密集的鼓点,戏台拉开帷幕。阿金的呼吸有些急促,好像在期待什么。见戏台上一个身穿白色戏服的花旦缓缓转身,脸上是油漆重彩,极其艳丽。那人缓缓向前踱步,一步一步都像踩在阿金心上,不轻不重,只是有些痒。
眼见那人抬起袖子,抖落几下,露出一节白生生的腕子,手指捏了个似开非开的兰花,口中咿咿呀呀地唱着:“梦回莺转,乱煞年光遍.......”正是那白牡丹最出名一出戏牡丹亭,游园惊梦。
阿金听得有些醉,眼睛呆滞地望着,也不知是在看杜丽娘还是在看白牡丹。一出游园惊梦也不知到底是惊了谁的梦。

晚上的寿宴热闹非凡,此地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,阿金没有资格进屋伺候,只在外面吹着寒风候着,等着里面的管事吩咐。他又想起了那个白牡丹,婉转的身段,多情的唱腔。可惜啊,明天就见不到他了,他唱的真好听,就算不知道他唱了什么眼睛也不愿意从他身上离开。
第二天阿金照例起的早早的去打扫屋子,刚拿起扫把,便听到咿咿呀呀地声音,他好奇循声走去,走到一个偏远的院子,看到一个年轻的黑衣男子在吊嗓子。男子很瘦弱,面容清隽,行动间如弱柳扶风。
阿金看久了身子有些僵,活动了一下,不小心发出了动静,那黑衣男子望过来,阿金想要匆忙离开,却被男子叫住了,声音格外好听:“小兄弟,请问你知道厨房在哪儿吗,我有些饿了,却找不着吃的,烦请小兄弟.......”
话还没说完,阿金便跑了,许是羞得紧。黑衣男子叹叹气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正打算自己动身去找的时候,阿金又跑回来了,端了一个碗,碗里面有两个白面馒头。怯生生地说:“现在厨房的人还没起来,你去了也没东西吃,这是我存的两个馒头,给你吃吧,填填肚子。”
黑衣男子愣了一下,有些好笑,声音带着一点未尽的笑意:“我再饿也不能抢小孩子的东西呀”
阿金抿了抿嘴,说:“我不是小孩子,我下个月就满十五了!”
黑衣男子又笑了一下,温和地说:“嗯,是不小了,我十五岁也登台唱戏了。”
阿金似是有些疑惑,问:“你是唱戏的?”
黑衣男子见这男孩着实有些可爱,摸了摸他的脑袋,说:“对呀,我是唱戏的,你昨天听了我唱的戏吗”
阿金想了想,回答:“我昨天听了戏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你唱的,我认不出来,站的太远了,但是我记得怎么唱的”
说完哼了两句,然后害羞地低下头。
男子又笑了,这次的笑意十分明显的不再是先前的客套,这孩子的唱得....实在是....糟糕
“是我唱的,我叫白牡丹,你叫什么名字?”白牡丹问道
“我叫阿金....”
还想再说几句话的阿金听到有人叫他,捡起扫把一骨碌地准备跑,跑了几步回头说,我明天再来找你玩,你还在吗?
白牡丹眼神有些暗淡,然而还是温和地说:“我在的”
阿金开心地跑了,身上带着晨光,朦朦胧胧,天真无邪。

孤生

求大大轻虐

江南烟胧雨:

阿金是一个孤儿,生在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世道,无端被生母丢弃,丢他的人倒也聪明,不丢在别处偏偏丢在富贵的宋家。宋家是此地有名的富户,开当铺,开药方,开酒楼,凡是赚钱的生意都有宋家的影子。只是那遗弃亲身骨肉的穷父母怕是不知,富贵人家的腌臜事儿,更多。
阿金命好,天寒地冻,一晚上被丢在门口也没被冻死,大清早被一个宋家的账房先生捡了。这账房先生无妻无子,孑然一身,捡了小阿金,给他养老。可怜账房先生替宋家做了几十年的帐却是连一块金子都没摸过,想金子想魔怔了,便给这个孤儿取了一个如此俗气的名字——阿金。
尽管日子再艰难,阿金也无波无折地长大了,就是打小营养不好,看起来瘦弱得很。大大的脑袋,伶仃的身子,脸蛋没什么肉,眼睛倒是怪好看的,睫毛乌黑,眼珠黑白分明。
日子又不惊不喜地过了几年,阿金也长成了少年。若是没有意外,以后的日子也是给老爷夫人,少爷小姐跑跑腿,晚上守门,打扫打扫庭院,运气不好还要被大总管叫去做做苦力。
这也没什么,大家都是这样的,账房先生是这样过了一辈子,他的一辈子也应该是这样。只是有些恹恹的,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想到以后便是一天一天的重复,冰冷枯燥,血液仿佛都凉了,脑袋空空,心里空空。
这天好像和其他天没什么不同,又好像格外不一样。一大早外面便吵吵闹闹的,阿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大房家的大少爷二十岁生辰,请了此地最有名的戏台班子,听说还有个名角儿,叫什么白,白牡丹。

孤生

一向不吃青吏的咽下这口粮

江南烟胧雨:

阿金是一个孤儿,生在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世道,无端被生母丢弃,丢他的人倒也聪明,不丢在别处偏偏丢在富贵的宋家。宋家是此地有名的富户,开当铺,开药方,开酒楼,凡是赚钱的生意都有宋家的影子。只是那遗弃亲身骨肉的穷父母怕是不知,富贵人家的腌臜事儿,更多。
阿金命好,天寒地冻,一晚上被丢在门口也没被冻死,大清早被一个宋家的账房先生捡了。这账房先生无妻无子,孑然一身,捡了小阿金,给他养老。可怜账房先生替宋家做了几十年的帐却是连一块金子都没摸过,想金子想魔怔了,便给这个孤儿取了一个如此俗气的名字——阿金。
尽管日子再艰难,阿金也无波无折地长大了,就是打小营养不好,看起来瘦弱得很。大大的脑袋,伶仃的身子,脸蛋没什么肉,眼睛倒是怪好看的,睫毛乌黑,眼珠黑白分明。
日子又不惊不喜地过了几年,阿金也长成了少年。若是没有意外,以后的日子也是给老爷夫人,少爷小姐跑跑腿,晚上守门,打扫打扫庭院,运气不好还要被大总管叫去做做苦力。
这也没什么,大家都是这样的,账房先生是这样过了一辈子,他的一辈子也应该是这样。只是有些恹恹的,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想到以后便是一天一天的重复,冰冷枯燥,血液仿佛都凉了,脑袋空空,心里空空。
这天好像和其他天没什么不同,又好像格外不一样。一大早外面便吵吵闹闹的,阿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大房家的大少爷二十岁生辰,请了此地最有名的戏台班子,听说还有个名角儿,叫什么白,白牡丹。

【吏青】文集

抱走

何负有辜:

为了方便大家看文,把自己写过的文链接都放在下面啦。起名废,以前写的文现在看起来也很尴尬,不过还是希望喜欢这对CP的大家看文快乐,我也会持续产文的QVQ




【吏青】好感值


【吏青】黄泉


【吏青】黄泉前篇


【吏青】我的傻子男友


【吏青】梦貘


【吏青】我也不知道写了个啥


【吏青】死鸭子嘴硬


【吏青】和契人闹别扭怎么办


【吏青/荼岩】444号


【吏青】归墟











很暖

悖悖论:

天冷煲个鸡汤

(图太长客户端支持不好,建议网页看)

等待~~永久的等待~~~~
等不到太阳升起~~~

阴沉沉光秃秃的湖南农大

守望者:

幻/鬼
天地混沌间
世皆两面,非黑即白
仙灵于道,鬼魅丛生
各自律己,绝不干预
某日
一修炼于“通道塔”的高妖“青嗜”
看破了世眼
其用毕生修炼之法术
破茧而出
混淆了天地
打通了仙魔的世界
离奇迷幻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画材料:300g 2开细纹水彩纸,国画颜料,毛笔,金粉;